华彩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华彩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3:29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、结论先行伎俩,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,如《强制节育》预设“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”结论,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“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”证据;预设新疆“限制少数民族自由”,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“证据”。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,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,为学术界不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21日14时30分,被告人王某某在晋城市城区凤台街体育场附近乘坐车牌为晋E71986的303路公交车回泽州县犁川镇下铁南村。当日15时许,公交车行驶至207国道泽州县犁川镇下铁南村附近路段未到达公交车停车站点,王某某欲下车,要求公交车司机原某某停车,司机原某某拒绝停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人对美国恣意退出各种多边组织,包括最近宣布退出世卫组织,这种做法都是强烈的不满。因为加拿大民众总体来说还是信奉多边主义的,他们对美国的霸权心态看得十分清楚。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:得道多助失道寡助。美国的霸权行径对其盟友来说,也是难以忍受的。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。近期,一名叫阿德里安·曾兹的“学者”不时上蹿下跳,不断臆造炮制“涉疆报告”,诋毁攻击中国治疆政策,企图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何许人?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为“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和新疆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“东突”分裂势力狼狈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兹和“世维会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兹与“美维协”头目库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,并发表反华演讲;2020年2月,他又联合“维吾尔人权项目”骨干爱丽斯·安德森、吾买尔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东突”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《墨玉名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无操守的“学术”失信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的所谓研究报告无中生有、精心构陷,通篇充斥着谣言和谎言,学术造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毫无信誉可言。他的《强制节育》报告引用撒谎成性者的不实之词作为论据,如称早木热·达吾提、米日古丽·图尔荪、图尔逊娜依·孜尧登“被政府强制绝育”。笔者发现,这几个名字在80%的涉疆炒作话题中多次出现,她们就是被反华势力操控的“木偶”,按照“导演”意图刻意编造谣言谎言。早木热·达吾提称自己“从教培中心获释后被强制绝育”——她从未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过,2013年3月她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下第三个孩子后,自己申请做了节育手术,根本没有“被绝育”。米日古丽·图尔荪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,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,由于她患有梅毒等传染病,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,她从未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,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。米日古丽·图尔荪还谎称弟弟艾克拜尔·图尔荪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,后被其弟坚决否认。图尔逊娜依·孜尧登因没有生育能力而离婚,也根本没有做过上环、节育手术。她在哈萨克斯坦国的“亲生女儿”,实际上是现任丈夫侄女的女儿。同样,所谓《墨玉名单》所列的311人,绝大多数根本就没在教培中心学习过。